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先鋒系創始人張振新異國身亡,百億資產窟窿難填

前有證大集團和戴志康,今有先鋒集團和張振新,經營十余載、百億規模的綜合金融集團轟然倒下值得扼腕,原因究竟何在?責任如何劃分?給投資人留下的殘局該怎樣收拾?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記者 | 郝昕瑤

編輯 |

1

10月5日深夜,先鋒集團公告,集團董事長、網信集團實際控制人張振新因多臟器衰竭、酒精依賴、急性胰腺炎,經搶救無效,于倫敦時間9月18日在倫敦切爾西和威斯敏斯特醫院去世,享年48周歲。

接近張的人士對界面新聞記者透露,倫敦時間9月18日下午,張振新在家中突然暈倒,經過了將近八個小時的搶救,倫敦時間9月18日22點20分,被宣告死亡,終年48歲。

張振新去世的消息此前便已在金融圈內廣泛流傳,甚至曾有“假死”以逃債的論調傳播。

創業16年后,這位被質疑財產轉移海外、賺得盆滿缽滿的“金融大佬”卻暴斃異國他鄉,究竟發生了什么?

曾夢想打造中國的“歐力士”

張振新1971年3月出生于內蒙古通遼市,東北財經大學畢業,曾經就讀于清華五道口金融學院,為第一期EMBA學員。

2003年8月29日,他創建了大連聯合信用擔保有限公司,也就是先鋒集團的前身。2010年至2012年,先鋒開始嘗試金融科技,開展“金融工場”業務,此外還有主打黃金金融業務的聯合黃金,用公務機會籍模式進入航空金融市場,收購了北京長城汽車商務租賃公司進入汽車金融服務,也開始入股農商行。

2014年到2018年上半年,是先鋒發展最高速、最跨界的幾年。業務涉及金融科技、資產管理、投資及財富管理等領域,覆蓋中國主要省份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在東南亞、英國、美國等十幾個國家和地區設有分支機構,中國總部位于北京,海外總部位于香港。這幾年間經歷三輪融資,其中不乏國內頂級的投資機構和個人進入,包括中信資本、建銀國際、三山資本、信中利以及牛根生等。

23歲就成為上海萬國證券大連營業部總經理、在證券行業從業多年的張振新也掌控上市公司中新控股(08207,HK,曾用名中國信貸科技)。中國信貸科技曾經收購掌眾金融,并與建銀國際共同投資美國游戲發行公司Firefly Games,在英國金融市場取得跨境支付牌照,控股越南Amigo Technologies。

在其他領域,出行業務的宜租集團實現車隊規模超過一萬五千輛,限牌城市牌照一萬多張,業務覆蓋國內三百多個城市;擁有獨特的外幣現鈔兌換牌照的聯合貨幣正式在新三板掛牌交易(證券代碼:872088);張振新掌管的海外業務又逐漸控股了另外兩家港股上市公司,弘達金控(01822,HK)和平安證券(00231,HK)。彼時先鋒系統員工超過兩萬人。

張振新曾經表示,他想打造一個中國的“歐力士”。歐力士集團(ORIX Corporation)成立于1964年,是世界領先的綜合金融服務集團,長期引領金融創新和商業模式創新的潮流,業務遍布金融等數十個產業,旗下主要包括信托銀行、證券、保險、融資租賃、房地產等。可以說,在先鋒發展的鼎盛之際,他似乎已和其理想越來越近。

變局和自救

然而,變局似乎從2019年7月4日開始。

當日凌晨,一則“網信在尋求良性退出”的消息悄然流出。網信是先鋒集團旗下的網貸平臺,在網貸行業經歷了野蠻生長和多管齊下的嚴格監管情況下,網信曾經一直保持著零逾期和剛性兌付。

但這一刻開始,先鋒旗下的多個產品出現逾期兌付,網信證券/先鋒支付先后因為業務出現重大失誤被監管部門督察,先鋒“自救”的消息開始被媒體關注。

先鋒集團CEO張利群告訴界面新聞,“從2018年下半年我們就出現了資金緊張,也發現過去攤子鋪得過大,涉足了過多不熟悉的領域,交了很多學費。”

“尋求良性退出”的消息流出后,讓先鋒的現金流徹底斷流。

7月22日,張振新在致內部員工的信中闡述了出現危機的原因:從我們所屬的行業來看,實體經濟的下行使得資產端的資產質量出現了嚴重下滑,抵押品價值縮水,處置難度增大;同時我們遭遇了一些惡意逃廢債的企業和個人。

“盡管我們在為中小企業提供專業融資服務和財富管理方面有著十幾年的經驗,擁有一套強大的智能風控體系,也無法做到百分之百地規避風險;盡管我們一直在用自有資金來維持流動性并保持剛性兌付,也還是迎來了不可回避的逾期時刻。”

他也對下一步工作作出部署:成立了催收管理工作組,對借款企業和資產提供方發通知函,團隊上門催收,用法律手段追繳欠款,整理欠款企業和個人以及惡意逃廢債的名單報給有關部門。啟動重組計劃,與多個資管公司、券商、拍賣公司和產權交易所等治談資產重組方案,成立資產盤點清算工作組等。

張振新承認集團正面臨巨大的危機,還承諾將負全部責任,用3至5年走出困境,再造一個嶄新的先鋒。

業內一直將先鋒集團評價為“全牌照”企業,金融業大多數業務都要持牌經營,先鋒涉及的持牌領域有銀行,證券,擔保,保理,第三方支付,融資租賃,拍賣,典當,貨幣兌換,公募基金,私募基金,基金銷售,保險經紀,互聯網小貸,金交所等。

有業內人士對界面新聞表示,其實早期獲得牌照的門檻很低,金融業最為值錢的保險和信托業務先鋒系卻一直沒有涉足。

實體經濟的下滑、資產質量下降、 “去杠桿”以及投資失敗的影響,已經讓先鋒岌岌可危。先鋒以及張振新主導的多項業務接連出現了異常狀況。

除去2018年安排到期的兌付約100億,先鋒參股控股的幾個上市公司中新控股、平安證券和綠城中國遭遇做空和平倉。

在區塊鏈方面,張振新曾大筆收購交易所、礦機、礦場并購買大量比特幣,在2018年下半年比特幣大跌過程中,為了止損而低價甩賣。這些投資總計虧損上百億元。

此外,日常的運營成本、財務成本,投資參股的若干企業效益下滑、資產質量下滑,借款方抵押物無法處置、眾多機構管理不力,有些優質牌照和業務也出現了重大失誤(如網信證券和先鋒支付),讓張振新的自救腳步更加艱難。

據界面新聞了解,張振新并非逃債而出走,為管理海外業務,早在多年前他已長居香港。先鋒出現危機以來,張振新多次會面央企、商業銀行、資產管理公司、投行機構以及海內外基金,尋求幫助。

界面新聞了解到,先鋒集團已梳理了超過200億的資產清單以及各金融牌照,張振新也處置了海外資產和個人的收藏。從7月4日到國慶節放假前,網信普惠總計兌付2.78億元,網信總計兌付6170萬元,兩平臺總計兌付約3.4億元。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

評論 518

相關文章

打916单双倍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