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黨爭疊加內斗,“通烏”背后美國政壇滿是裂痕

相對于被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參議院對與特朗普來說相當于一道防火墻。要真正通過彈劾特朗普的提案,除了要所有參議院民主黨人一致對外以及兩名獨立派議員的支持以外,還需要20名共和黨議員“變節”加入。

(資料圖)美國總統特朗普與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記者 | 肖恩

盡管特朗普一再否認“通烏”指控,但卻無法阻止不斷冒出來的證據。隨著彈劾調查的展開,越來越多當事人員露面,特朗普及共和黨人關于爆料是二手信息,準確性存疑的說法越來越站不住腳。

實際上,在這場政治斗爭中,一記電話記錄實錘讓總統陣營從開局伊始就處于下風。而在民主黨的強勢進攻下,共和黨內部的分歧也逐漸浮現。

當地時間周六(9月5日),在他最熟悉的推特“戰場”上,特朗普把矛頭指向了猶他州共和黨參議員米特·羅姆尼(Mitt Romney),譴責他在這場斗爭中站在了自己的對立面。特朗普寫道:“羅姆尼是個自大的‘蠢驢’,他從最開始就反對我,除了請求我在他競選參議員的時候為他背書(我答應了),還有請求當國務卿(我沒答應)的時候。他對共和黨的影響太壞了。”

幾個小時后,還沒解氣的特朗普又發推特稱猶他州人民正在考慮選擇羅姆尼當參議員是不是個錯誤,而他本人同意這個說法,羅姆尼就是個被無作為的民主黨人玩弄于股掌的白癡,隨后還帶上了“彈劾米特羅姆尼”的標簽。

對于這起關于總統的丑聞,大部分共和黨人選擇噤聲,避免作出任何對特朗普不利的言論,只有羅姆尼跳出來指責特朗普要求他國調查拜登父子的做法厚顏無恥。羅姆尼在4日發布的聲明中表示,在民主黨進行總統候選人提名的當口要求調查他的政治對手,很難讓人相信這不是出于政治目的。

此前特朗普本人一直堅稱他對拜登父子的調查主要是針對腐敗行為,而不是打擊政治對手。

共和黨緬因州參議員柯林斯(Susan Collins)、得克薩斯州參議員赫徳(Will Hurd)等也曾發聲對特朗普的行為表示不滿。

相對于被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參議院對與特朗普來說相當于一道防火墻。要真正通過彈劾特朗普的提案,除了要所有參議院民主黨人一致對外以及兩名獨立派議員的支持以外,還需要20名共和黨議員“變節”加入。而羅姆尼的抨擊無疑催化了共和黨內部的分裂,成為參議員防火墻上的一道裂痕。

而接下來很可能出現更多對特朗普不利的證據,不難想象未來幾周他的艱難處境。國會眾議院下屬3個委員會4日向白宮發傳票,要求后者在18日以前交出特朗普涉嫌“通烏”的文件,以配合彈劾調查。

美國國會眾議院監督和改革委員會主席伊萊賈·卡明斯、情報委員會主席亞當·希夫和外交委員會主席埃利奧特·恩格爾4日說,他們先前要求白宮主動交出與“通烏”相關文件,但白宮在限期內拒絕回應,因而不得不發傳票。他們警告,白宮拒絕服從傳票將被認定為妨礙彈劾調查的證據,甚至可能構成可遭彈劾的違法行為。

這3名民主黨籍議員當天早些時候還致信副總統邁克·彭斯,要求后者在15日以前交出“通烏”相關文件,包括他9月1日與澤連斯基在波蘭首都華沙會談的內容。此前有美國官員透露,彭斯不僅知情而且參與了對烏克蘭施壓的行為。

對此白宮新聞秘書斯蒂芬妮·格里沙姆回應稱這什么也改變不了,只會浪費時間和納稅人的錢,最終發現總統什么都沒有做錯。

同樣因“電話門”而面臨質疑的蓬佩奧也在被發傳票之列。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一名不具名的官員4日在對美國媒體的聲明中表示,蓬佩奧并沒有在限期前交出傳票中要求的文件,但國務院已經與眾議院取得聯系。

但蓬佩奧5日表示,國務院已經致信國會,對提交白宮與烏克蘭政府之間往來文件的要求作出回應,并強調會按照法律要求完成所有程序。

蓬佩奧已經承認,特朗普與澤連斯基7月時的那通電話,他也“在線”,并稱作為美國首席外交官,他熟知美國的對烏外交政策。

在10月5日的一個活動上,蓬佩奧表示世界不應該把精力放在這件無關人民生活的事上,這不過是一個愚蠢的抓人游戲。他還指出特朗普一致認為烏克蘭干涉了2016年美國大選,而此前美國情報部門的各項發現都指出與特朗普私通插手選舉的是俄羅斯。

但蓬佩奧領導的國務院還是出現了分歧,不少官員對蓬佩奧縱容特朗普“通烏”感到失望,認為他缺少阻止特朗普的骨氣。還有官員擔心特朗普政府會對這個一直被邊緣化的內閣機構采取報復行動。

而特朗普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5日在路透社的電話采訪中再次強調,特朗普在7月25日與澤連斯基的通話中沒有提出任何調查拜登父子的交換條件。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已經發出傳票,要求朱利安尼在10月15日之前提交所有他代表特朗普與烏克蘭交涉的文件。

另一方面,作為這起“電話門”的源頭,盡管目前沒有證據指明拜登父子的腐敗行為,但拜登在美國政壇上的聲望已經明顯跌落。作為曾經的民主黨最有力候選人之一,拜登近來支持率不斷下滑,競選資金募集也受到影響。第三季度拜登的競爭者沃倫和桑德斯募得的競選資金都比拜登多出1000萬美元。

拜登本人也處于兩難之中,一邊是想要保護兒子的心,另一邊是自己的政治野心以及和特朗普的惡性競爭。猶如困獸的拜登團隊在慌亂中甚至轉而指責民主黨全國委員會沒有保護好拜登,任由他被共和黨人攻擊。

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則表示,將繼續公開譴責特朗普,但不會再為拜登及其他民主黨候選人推送競選廣告。美國政壇似乎正一步步走向四分五裂的狀態。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

評論 11

相關文章

打916单双倍投计划